这个节目给明星下套钓鱼执法,看着真其实假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

最近发现网上有一档原创微综艺,将明星私下的生活和状态一览无余地曝光在镜头前。Щ这档节目会让素〤人演员假扮路人,并在明星面前演出情景,类似于:随意乱扔垃圾、和“环卫工人”吵架、迷路求助、送外卖撞到人……并通过这些场景测试明星的反应。再在远方进行偷拍,把拍下的内容剪辑放送出来。


假扮的路人在明星旁边故意扔垃圾。π

 

这个节目号称“都是在明星不知情的情况☆√下突然发生,测试明星最真实的反应。” 但在新京报的采访中,几个明星团队的工作人员都┕明确表示了不知道被偷拍,还有人直接表示这Ξ种行为“很过分”。这个节目的↕行为过分在哪里呢?

 

看完这个节☉目,笔者的第ω一反应就是:“好无聊一节目,善恶美丑,全靠旁白一张嘴。”

 

这个节目最大的看点是在明星不知情状态下的偷拍,且据相关报道,◆该节目并未征得所有出镜明←星授权,也就是说,至少有部分明星,在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偷拍,而且最终也未跟明星团队知会,节目组就擅自播出了。


假装醉汉测试女明星。

 

当然,有些明▀星的表现可圈可点,但有些明星的表现就有点差强人意,节目组原汁原味的呈现,以真实、猎奇、窥探欲来吸引大众眼球,而事件的另一边可能是明星的叫苦不迭,♥仅有的私人空间也慢慢被侵占,生活得更加小心翼翼。

 

我也看到过类似恶整路人的节№目,比如给路人制造恶作剧,或者制造一些突发事·。件看路人如何反应,但最终节目组都会告诉路人有摄像机拍摄,并让路人对着摄像头ⓥ打个招呼,这可以理解为∨一种默示许可。但这个节目则完全不同,它最大的乐趣和卖点也是⊙它最吸引人└的就在于,它在∞节目开始的那句话——“整个节в目都是在明星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”,不过也正是这句话,可能是这个节目最大的隐患。

 

与普通的花边新闻报道不一样,这些节目是在有编剧策划、๑·ิ.·ั๑情景设计、临时演员的场景下录制,唯独明星自己是真实代入,且节目不可避免具有盈利性质,因此这种情况下使用明★星肖像势必需要获得授权。

 

明星是个特殊社会群体,正是由于他们在文化领域内占有较高知名度,其行为又往往关系到社会公共利益,并且常常吸Υ引着公众注意力。因此,新闻舆论对明星的有效监督是极其必要的,那就意味着明星的隐私权利要受到相应限制,也可理解为明星在获得高收入的同时,需要牺牲一部分隐私≤利益作为对价,▉因此,明星名誉权、隐私权在法律保护上是有限≈的,明星对适๑度新闻报道有“容忍义务”,但这绝对不包括干预式情景剧节目就能堂而皇之打着容忍旗号,大肆侵犯明星的隐私利益和名誉权。


假装外卖员撞明星测试反应。

 

这些年,随着国内狗仔队的兴起,明星对偷拍不得已地慢慢习惯,但故意制造情景看明星反应,这就显得有点太过恶意了,好比钓鱼执法Ⅻ,做好一个圈套让你钻进去。☎况且多数情况下∫,即使对普通人而言,会不会捡一个垃圾,会不会帮助一个人,取●决于当时的心境、环境以⊙及氛围,╪并不卐能根据某一次的自然反应就▊推论出什么结果,但这个节目却偏偏喜欢断章取义推而广之,总给人一种道德绑架的⺌意味。我们常说一叶知秋,℡但也千万Ц别变成了管中窥豹。

 

同时,早期的狗仔队往往只停留在静态照片拍摄,移动手机۩๑普及后,也基本是还原明星隐私的动态录像,而这个节目却从头到尾营造一种真实场景下的偷拍,本质上却是剧本创意策划后的节目,似乎狗仔也成了八卦的参与者,甚至直接是制造者。从整个行业来看,我们作为观众接受到的信息,看似更“真”了,但其实“假”的成分却越来越多了。试想如果明星都意识到了这类节目∏,甚至组织团●队拍摄这种节目,却谎称不知情,用来帮助打造◑↔↕▪人设,这势必让本已浮躁的娱乐圈涂上了更多的泡沫。

 

□李振武(律师,星娱乐∈◇法创始人)

&nbs≠p;
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 校对&nbs♥p;я陆爱英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